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银行
主题 : 秋日捡榛子(转载)
phpfans 离线
级别: *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7   

秋日捡榛子(转载)

管理提醒: 本帖被 admin 设置为精华(2011-10-17)


上天对温哥华这方水土太过偏爱了一点,风光景色之旖旎、风土人情之纯朴、风物特产之丰饶,令大温各地区的村民们享受了绚丽的春天明艳的夏天之后,迎来了婉转多变的秋天。秋天意味着染红的枫叶,熟透的红莓,落地的榛子,当然还有糟糕的连绵苦雨和寒彻的阵阵冷风。秋雨下了多少天已经没心思去计较了,久违了的太阳和刻刻盼望着的周末发生了难得地碰撞,那绝不能辜负这份天赐的情意,出门走走吧。

去哪儿散散心于我是并不太重要的,只要能抖落掉寒风阴雨带来的湿漉漉霉气和阴沉灰暗的坏心情就处处是好地。朋友圈中多是爱玩会玩之人,一个去兰里堡捡榛子的主意加上一个电话及一通电子邮件的转发,一夜之间已招募了二十来号人六七辆车。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伸了个懒腰露出半张笑脸,车队已朝着兰里堡浩浩荡荡地高歌猛进。

榛子是一种坚果,我对小时候吃食的记忆中并不包括它。可能是南方不常见到榛子树和榛果的缘故吧,一直以来我就固执地相信这种坚果必是结在高高的树上且只有东北的大山里才能采到,故而对这趟捡榛子之行从一开始我就充满了好奇和憧憬。各国在城市中点缀几个或大或小的公园本不稀奇,可在市中心建森林公园温哥华恐怕是独一份儿吧,那么温哥华近郊的兰里堡的某个农场或某块山角种着深山里才有的树木谅来也在情理之中了。

仅一个小时的路程,车队已经到达目的地。农场入口处,两个壮实的白人正抬着一大桶榛子过磅称重,二三十磅的榛子哗啦啦地倒在纸箱里的响声惊动了我们。哇噻,两个人可以捡到这么多的榛子,大伙儿被这一“眼见为实”撩拨得兴奋异常,排着队分发大小不一的装榛子的塑料桶时,有几人专门要了最大的桶,雄心勃勃地表示出满载而归的期待。

榛子树不象我想象中的那么高大,树干还没有街道旁常见的松树或枫树粗,高度更是差了何止一两个等级。树冠的覆盖面积却超出松树或枫树数倍,张开的华盖犹如撑起的大伞,将树与树的行列间距完全遮蔽。最低处的树枝刚够一人高,伸手即可触碰,叶子已经由绿转黄,树下的草地铺了厚厚的层层金黄。好大一片树林,几百棵榛树延伸开来,从平地渐上土坡,重叠交错的枝条大有遮天蔽日之势,景致颇为壮观。

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分了,太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斑驳透过,依稀照耀着草地上来不及退却的滴滴晨露。泛黄的落叶还残存着几天前下过雨的痕迹,太阳、雨水、小草、落叶、泥土混杂着的自然之气虽不芬芳,却还清新。榛子就散落在草丛里落叶中,只要稍加留意,就能发现树下隐藏着的通体浑圆顶部微尖的黄竭色、黄绿色榛子,捡一颗往桶里一扔,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咚”。成熟的榛子个大,量重,色暗,油亮,圆润,饱满,结实得如同山核桃,捡上几分钟就能铺满一桶底。从一棵树下挪到另一棵树下时,榛子扔入桶中的声音已变成沉闷的“卟”了。

我们这二十几人并不完全熟悉,很快大家都按熟捻程度三三两两地自成小组,分散在不同的树下。农场的大门旁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不许爬树”,其实就算爬到了树顶上,未必能捡到更多的榛子,显然主人更在意来客的人身安全。那么,如何才能让榛子落下来呢?最简单的方法是摇动树干,力气够大时,树上的枝叶瑟瑟乱颤,熟透了的榛果就噼噼啪啪落满一地。为博众女生一笑,男士们争先去撼大树,比赛谁摇下的榛子多。落下的榛子有时会打在头上,挺疼,不过没人在意。榛子落地后,同伴们在榛子林里快乐地追逐着,欢闹着捡拾着,嘻笑着比较榛子的大小,全然不顾被露水打湿的裤角。趁着没人注意,我对着旁边一棵中等粗细的榛树偷偷踹了一脚,树上只飘下几片叶子,我只好放弃了再踏上一只脚的打算。

捡榛子实在是一项体力活,弯腰下蹲动作的简单重复中不仅是对身体的锻炼,还考验各人的眼力——树上摇落的榛子和黄的叶绿的草浑然一体,眼神差点的几乎辨认不出。很快,有人开始嚷嚷腰酸,有人开始喊着背痛,活动筋骨的同时还不忘比比各自的劳动成果。放在地上的大桶才装了小半桶,拎在手上的小桶则盛不下更多的榛子了。我还是太贪心了,目光所及的榛子,不管大小,不顾色泽,统统一网打尽,只想着尽快装满手上的塑料桶,最大的榛子比最小的那粒竟足足大了两倍有余。笑着将满满一小桶榛子倒进大桶里“充公”后,我的新鲜劲已得到满足,接下来只捡个儿大的榛子扔进空桶。

一个半小时后,队长一声招呼,全体收工,准备回兰里堡午餐,下午参观红莓农场并品尝新鲜莓子酒。我们的战果是显著的,平均每人捡了十磅榛子——当然个别榛子个头是小了点,青青的还没完全成熟。拿着分给我的那份榛子,我才想起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怎么吃这些坚果呀?商店里卖的榛子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硬壳被敲碎,白白的果仁糖渍盐浸过,吃着全不费功夫。大家对烤榛子、炒榛子、煮榛子、烘榛子都不在行,那就各人回去实验一二,下次聚会时交流一下榛子的做法和吃法吧。我还是挺性急的,一到家就洗了一大把榛子,把这些坚硬的果实放在高压锅里小火焙着,隔两三分钟翻一次,等到果壳上出现了黑黑的小点时关火。吃榛子远没有捡榛子时那么兴奋,费了半天劲才夹开了几颗,果仁倒是焙熟了的,只是味道不如山核桃。

望着摊了一地晾干的榛子,最稳妥的处理方法是包几份送人,也许人家有做榛子的好办法,这样才不枉费我一个多小时的劳动价值。在国内有一道菜叫松子玉米,我从来不点不吃。谁都知道松子好吃,可松子是松鼠的主食,处于生物链最高层的人类,有什么必要跟松鼠抢口粮?难怪在国内我从来没见过小松鼠,还一直以为它们跟动画片里画的一样,是红色的呢。只要不是主要交通干道,温哥华随处可见灰色和黑色的小松鼠。松鼠们应该也是爱吃榛子的吧,个头比松子大,味道也不错,并且绝对新鲜。这么多榛子我是吃不了的,没事时把小榛子挑出来装在另一个袋子里,散步的时候带到公园里喂松鼠。不知今年冬天会不会下雪,也不知松鼠们贮存够了过冬的粮食没有。唔,下着雪,天地一片素白,揣着烤熟的榛子,到公园给松鼠加餐,想来是件很美的差事。开始强烈盼望下雪……
图片: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认证码: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